蕭文超:免費影像的挑戰

MP0429A

假如有一天,讀者早上打開報紙,發現所有版面只餘下密密麻麻黑色的文字,不知大家會否感到驚訝。眨眨眼睛,以為自己眼花。缺少了新聞圖片的報章,減少了的不止是色彩。

 

法國報紙的讀者,在2013 年11 月14 日便有一次這樣的經歷。那一天,集團印刷了一份特別版報紙,整份內容都沒有一張新聞圖片,用創意的手法來支持Paris Photo’s展覽的開幕。這次設計是嘗試向讀者展示新聞相片的重要性,向攝影行業致敬。

不諱言,我們早已對網頁和報刊上流傳的影像習以為常,甚至有人說對影像氾濫感到麻木。自從互聯網時代開始後, 「Copy and Paste」成為複製影像的最佳工具,影像自上傳至網絡開始流轉,由一個網站到另一個網站,影像來源變得難以追溯,影像本身具有匿名性,除了影像說明(caption)外,只能從照片的屬性檔案來辨別影像的起源,影像版權難以尋根究柢。

有時大家好像忘了,這些隨手可得的影像,背後隱藏着攝影師的時間、創意、昂貴的器材,還有攝影者的心血和時間機遇等等。

MP0429B

3500 萬張照片供自由轉載

很多國際圖片銷售商都近乎放棄再追究網上複製影像的情况,因為法律費用驚人,即使花了龐大代價也難以杜絕,所以銷售商的收入來源,只來自願意付費又遵守版權標準的商業機構客戶。在月初,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圖片經銷商Getty Images(蓋帝圖像)突然推出了一項驚人之舉:集團把圖片庫內3500 萬張照片,免費開放給個人客戶使用, 隨意讓人在blogger 和Twitter 這些網頁自由轉載,整個圖片銷售市場隨即起了變化。

西方評論界立即將現像和盜版影像和盜版音樂一起討論,大致認為GettyImages 此舉與iTunes 可以說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均屬業界面對互聯網侵蝕下的終極反擊。不過,單純將這種行銷技巧定性和音樂行業一樣,討論似乎低估了影像的價值,亦忽視影像與音樂行業的不同性質。

根據美國信用評級公司穆迪

(Moody’s) 在2013 年6 月的報告,Getty Images 在過去12 個月的營業收入為8.9 億美元,較2007 年上升1 億美元,雖然該公司的今年預算支出有6000 萬美元,但明顯還是有利可圖的銷售方式。那為什麼Getty Images 要改變行之有效的經營模式?

Getty Images 面對日益嚴重的個人盜用情况,他們選擇不起訴盜取者,反而利用被偷去的舊照片作為新宣傳工具,透過互聯網的鏈直接引用GettyImages 的圖片,不同網站的讀者都被免費的精彩配圖所吸引,直接宣傳了品牌,吸引潛在的商業客戶,亦可以隨時終止該張圖片的鏈結。這種將市場缺陷轉為商業利益的手法,真的非常聰明。

影像和音樂行業面對的盜版挑戰不同之處在於,被盜版音樂幾乎都是唱片公司發行的職業歌手和演奏者,透過音樂追溯原創者比影像容易得多。而攝影作品版權,除了較難追溯,亦難以從法律上顯示出價格,因為圖片本身拍攝的風格和創意,也直接影響作品的價值。Getty Images 提供的免費影像,背後投資了無數攝影師、器材和時間,絞盡腦汁拍攝出來,表面上它以免費形式供你使用,背後卻隱藏了大量的商業考慮。Getty Images 的照片免費了,在商業運作上,它要從其他地方賺取成本。當我們在網站看到喜歡的相片時,也許應重新考慮是否簡單地按下「Copy」,輕易地把圖片私有化,卻剝奪了攝影師的成果。

 

app 開拓攝影業界新商機

近年智能手機興起售賣照片的app,其中500px 可算是業界的表表者。早前他們宣布把平台集結專業和業餘攝影師出售作品,數十元一張的數碼照片,吸引到一批願意付費買相的新客戶。

MP0429C

雖然佣金過高被人質疑,但還是為攝影業界開拓出新的商業營運模式。

網上觀賞照片和售賣漸漸成為新的趨勢,筆者難以準確推斷未來的發展,但可以想像當免費及廉價照片盛行後,最直接吸引視覺的風景和小品作品將會走入每個家庭當中。隨着更多免費圖片湧現,會否提升社會對美學作品的欣賞水平,加強大家對攝影作品的理解能力,的確值得觀察。正面地看,希望新趨勢會為攝影師提供更多展示作品的平台,鼓勵更多優秀作品出現。

(作者為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主席)

文 蕭文超

圖 網上圖片

原文刊2014年4月6日 《明報》星期日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