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達:最困難的採訪

馬來西亞飛往北京的客機MH370上星期在漆黑的夜空中倏地在雷達上消失了,離奇得像是拍電影一樣,我和同事跑了一趟越南,參與了一次看似不可能的採訪任務。

MP0317

越南富國島的臨時搜救指揮中心的記者簡報會。(圖 × 何家達)

在越南採訪最大的困難是語言不通,胡志明市的旅遊區可能會有人說英語或普通話,一但離開這個城市,我們就只能靠身體語言溝通。最初的消息是馬航客機可能在越南南部對開海域墜毁,我們一下飛機就租車往南跑,就連司機的英語也是有限公司,我們除了叫他把我們送到當地酒店外,根本沒可能在他身上打聽能否出海的事情。

MP0317B
越南搜救隊直升機準備出海搜查失事馬航客機蹤迹。(圖 × 何家達)

 lost in translation

在富國島上有個越南海軍基地,但是這個面積約為半個香港島的小島幾乎沒人能聽英語,後來在同行由胡志明市帶來的翻譯口中打聽,才在這個島上找了名會說普通話的翻譯。

越南軍方在富國島機場旁的控制塔辦公室設立了一個臨時新聞發布中心,軍方每天在搜索機回航後便會召開簡報會,說明一下當天的情况。中外媒體沒人聽得懂越南語,於是大家都把請回來的翻譯推到記者會上,讓他們幫忙聽簡報,甚至馬上提問題,這些翻譯事後都大呼過癮,他們感到能向軍官發問是前所未有的經歷,回味無窮。由於翻譯人數不多,沒請到翻譯的記者們就圍着個別翻譯聽,狀甚有趣。

 消息信息 混亂不堪

另一採訪困難是消息混亂,謠言滿天飛。事發當天的新聞消息說航機應該是在越南南部對開海域失事,故我和同事從胡志明市租車,用了6個小時趕到金甌市。後來報道又說航機有可能在富國島西南二百多公里處失事,於是我們又趕了5個小時的車程前往河仙鎮等候渡輪前往富國島。後來知道富國島有內陸機直達,要是消息比較確定的話,那我們就可省下十多個小時的車程。

馬來西亞方面的信息也是混亂不堪,航機是在越南領空還是在馬六甲海峽失蹤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清楚的說法,縱使多國派出搜索隊協助尋找客機,也沒可能短時間內把整個南中國海和印度洋作地氈式搜查吧。

到達臨時指揮中心,除了每天等候軍方的搜索結果外,記者們還希望軍方能安排記者隨機採訪。軍方表示外國媒體要先得到國防部文件才可以隨機,於是我們請香港同事幫忙辦理文件。但得到的答案是,到越南採訪必先申請採訪簽證,否則就是非法採訪,更別說取得國防部文件。

作為攝影記者,我的目標是要拍到失事現場的相片,如果飛機真的是墜毁的話,那飛機殘骸的照片就是說明事件的最好證明,但現在多國仍膠着在飛機在什麼地方這個問題上,記者也只能擔當偵探角色幫忙尋找失蹤客機。

 採訪前構思選取怎樣的畫面

上周到大學分享作為攝影記者的點滴,同學仍擔心自己的攝影技巧不夠好,當不了攝影記者。其實攝影記者並不是只懂操弄相機的攝影師,每次採訪都要分析新聞重點,構思選取怎樣的畫面最能把事件說明清楚,怎樣能拍到最好、能引起人共鳴的照片。這次前往越南採時間倉卒,早上接到航空失蹤消息,傍晚已飛抵胡志明市,我與同事只能一直在路上查看消息進展,真正的「見步行步」。由於這次並沒有一個實在的肇事現場,我與同行的攝影記者仍嘗試爭取跟隨軍方搜索隊採訪拍攝,我們並不甘心只在指揮中心拍記者會。

在信息混亂的國度,每天都是狼來了,記者為了大眾知情權,卻不能選擇不相信每一次有關航機的猜測或「發現」,而政府或軍方(越南和馬來西亞)亦顯得不太習慣被媒體每天包圍追問事態發展,讓人看到政府的無能。這又讓我想起近日香港有關新聞自由的事件,假如有一天香港也變成像馬來西亞當局事事隱瞞,大家會甘心接受嗎?

(作者為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執委)

文圖 × 何家達

編輯 蔡曉彤

原文載於2014年3月17日 《明報》星期日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