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攝影師文章

《Umbrella Movement》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雨傘運動》Slideshow

「由於先前影片出現技術問題,現再次上傳, 多謝各位支持!
Ver2 現正努力製作中,將會盡快更新。」

《雨傘運動》持續逾月,攝影記者每天都在前線記錄運動的發展。
為此,協會特別將作品製成 SlideShow,並會不時更新,直至運動完結。

蕭文超:「應該選那一張照片?」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應該選那一張照片?」
近日美國黑人青年Mike Brown被警察射殺在Ferguson當地社區引起牽然大波,事件當中影像擔當一個重要的角色,我們對傳媒使用死者和傷者生前的照片報導見慣不怪,因為傳媒總需要利用頭像簡化一個人,一個沒有頭像的人難以使觀眾留下印象,然而,當中是否只是隨便一張相片這麼簡單呢?

美國NBC新聞報導時使用Mike Brown身穿籃球背心並做出不知明手勢的照片作為頭像,據說照片是記者從Mike的社交平台下載,也許大家覺得這樣處理沒有大問題,因為這正是Mike在社交網站的頭像,但我們都不認識肇事青年,我們對他的印象建立源於第一印像,那就是新聞報導上的第一張頭像照片。我們都不能抵賴,我們不是從樣貌、衣著、動作和背景去判斷人和事件,如果那照片展示的是身穿名牌恤衫和舉止優雅的黑人的青年,也許我們在新聞報導內文前已經覺得青年無辜,若他衣著普通和打著不知明的手勢,我們多多少少都影響對他的印象。

NBC主要在報道時使用上方的照片,其中Mike的動作被懷疑是黑幫手勢,也有人指是和平的手勢。
NBC主要在報道時使用上方的照片,其中Mike的動作被懷疑是黑幫手勢,也有人指是和平的手勢。

繼續閱讀 蕭文超:「應該選那一張照片?」

Speech by Tyrone Siu at annual photo contest “Focus at the Frontline 2013”- The Worst is “Nothing Happened”

The Worst is “Nothing Happened”

140906EB2

Hong Kong journalists and citizens are busy for the past years on reporting and debating political and social issues. There are many protests against the government. As journalists ourselves, we worry if the core values of the society and the best moments are fading away.

There are comments saying the instability is partly due to “negative” news coverage, blaming journalists for not saying something good for the government. In fact, we can’t take for granted that “to speak out when needed” is always true.

繼續閱讀 Speech by Tyrone Siu at annual photo contest “Focus at the Frontline 2013”- The Worst is “Nothing Happened”

何家達﹕The Camera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

 

讀傳媒的人一定學過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這句話,出自英國作家Edward Bulwer-Lytton舞台劇Richelieu的台詞,文字的力量及其影響力有時的確比一把劍對他人造成更大的傷害。傳媒人以此為警惕,新聞報道要中肯,過得自己過得人,良心似乎是記者這個職業的必要條件之一,否則弄筆桿子為權力機關作宣傳喉舌,淪為政治工具則萬劫不復。然而在人人攝影和社交媒體大行其道的年代,恐怕我把句子改成The camera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柯達公司始創人George Eastman曾經說過:「We were starting out to make photography an everyday affair, to make the camera as convenient as the pencil.」現今還會用鉛筆的人,除了莘莘學子外,相信已經寥寥可數,但每人擁有至少一部具拍攝功能的智能電話則毫無懸念。外國一個走火警告標語寫到:「In case of fire, please leave the building before posting it on social media.」可窺見現代人沉迷社交媒體的程度。

20140719TAT02

 

 

 

 

 

 

 

 

 

 

 

 

 

在社交媒體一日千里的今天,以照片傳播資訊老早不再是傳媒人獨享的專利,只要在facebook設立一個fan page專頁任何人都可以自稱記者,拍張照片寫點似是而非或是感情氾濫的文字呃吓like,這才發現原來當記者這麼容易。

 把涉事者的樣貌公諸大眾

一些人氣網民的status引起廣大迴響後,普通市民發現原來自己也具備當記者的本能,爭相模仿將生活中各種自己看不順眼的事拍照然後放上網供朋友討論/聲討/恥笑/批判一番,於是年輕人在地鐵不讓座、司機泊車無公德心、街頭攝影變成變態佬影女等等的照片和短片每天充斥網絡,人人當起法官,道德高地恐怕早已出現人滿之患。

20140719TAT05

 

20140719TAT03

 

 

 

 

 

 

 

 

 

 

 

 

 

網民拍攝的照片一般不會考慮對被攝者的指控是否合理,由於其目的是把涉事者的樣貌公諸大眾,故此不會把照片中的主角樣貌遮蓋,這做法是徹底的網上公審而非理性討論。

傳媒一般在處理涉及刑事案件的新聞中,因為要顧及警方在調查案件時要經過認人程序,才能將認人結果呈上法庭作為證供,疑犯未正式在法庭受審前,報章都會在照片上打格仔遮去疑犯樣貌,以確保疑犯在法庭上能避免因在媒體上曾經曝光而被陪審員先入為主地被咬定為犯案者的機會。然而網民上載的照片旨不在尋求事件真相,很容易淪為宣泄個人情緒的途徑,是相當危險的行為。

20140719TAT04

 

 

 

 

 

 

 

 

 

 

 

 

 

紀實攝影從事實與真相出發,講求真實性、歷史記載性,是真實事件的直接呈現,紀實攝影一旦脫離「真」的這個字,意義就大大打了折扣。曾擔任Sunday Times編輯的英籍記者Harold Evans曾經說過:「The camera cannot lie, but it can be an accessory to untruth. 」這句說話放在今天的社會實在是當頭棒喝。攝影記者作為紀實攝影的中堅分子,除了關心能否拍到好的照片之外,最緊張的就是聲譽,一旦從事弄虛作假「篡」改照片,名聲臭了就等於事業生涯的終結。故此老牌傳媒向來對員工的職業操守有嚴格要求,貞節牌坊等於搵食架生,這條底線毫釐不能退讓。

 攝影記者操守指引

美國國家攝影記者協會(National Press Photographer Association)的網頁上載有操守指引,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亦有制定類似指引供行家參考,其目的在於鼓勵攝影記者時刻以最高專業水準為依歸,在社會中擔任如實紀錄歷史的角色。其中一條指引是這樣寫的:Be complete and provide context when photographing or recording subjects. Avoid stereotyping individuals and groups. Recognize and work to avoid presenting one’s own biases in the work.

消費影像的行為幾乎毫無成本,鏡頭所向之處隨時可以製造話題,公共空間已經變成道德審判的最好場所。當操控影像的權力散落在每個尋常百姓的手中時,或許已經沒有人再關心市民與專業攝影記者之間的分野,然而還原社會真相仍是記者的基本責任,攝影是兩面刃,視乎用在什麼人手中。

(作者為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執委)

文×何家達

圖×網上圖片、何家達

編輯 蔡曉彤

原文載於2014年7月19日 《明報》星期日生活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防火防盜防記者」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防火防盜防記者」

原文刊 7月6日-明報

71遊行結束後,上千名示威者於遮打道靜坐預演「佔中」,警察如臨大敵取消休假調派人手增加當值數目,借用警校充當拘留中心,警民關係組亦預先在遊行前與各大傳媒打好關係,重申警方尊重新聞自由。然而,待活動正式上演,警員宣佈示威者違法,之後亦以影響清場工作為由,要求記者離場,雙方關係無可避免再受到考驗。

警方清場總是傾向把記者和示威者共同當作「被清」的目標,錯誤想像警媒關係互相合作處理混亂,因此一但混亂發生警察首先邀請記者配合,若記者拒絕便動輒以抬離、拘捕等手段恐嚇記者,又以為在老遠的現場設立一個「記者區」便是協助傳媒採訪,然後在現場派出一批傳媒聯繫隊伍,便算盡了力與傳媒溝通。但說到尾,其實只是覺得記者「阻頭阻勢」,影響他們工作。

繼續閱讀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防火防盜防記者」

何家達:最困難的採訪

馬來西亞飛往北京的客機MH370上星期在漆黑的夜空中倏地在雷達上消失了,離奇得像是拍電影一樣,我和同事跑了一趟越南,參與了一次看似不可能的採訪任務。

MP0317

越南富國島的臨時搜救指揮中心的記者簡報會。(圖 × 何家達)

繼續閱讀 何家達:最困難的採訪

蕭文超﹕ Taking a piss 手機攝影時代

 

piss

「Taking a piss」和「taking the piss」在英文中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卻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意思。前者觀文知意,是指「小便」,後者卻是嘲笑和戲弄別人的意思,大意與「messing」和「teasing」近似。「Taking a piss」和「taking the piss」這兩個詞句,最近在香港構成了非常巧妙的現象。近年網絡上流傳不少內地小童在街頭排泄的相片和影片,這些包含嘲諷和動作展示的影像在港落地生根,照片中人「Taking a piss」,拍攝者則在「Taking the piss」,想起也覺怪趣。

繼續閱讀 蕭文超﹕ Taking a piss 手機攝影時代

蕭文超:免費影像的挑戰

MP0429A

假如有一天,讀者早上打開報紙,發現所有版面只餘下密密麻麻黑色的文字,不知大家會否感到驚訝。眨眨眼睛,以為自己眼花。缺少了新聞圖片的報章,減少了的不止是色彩。

 

法國報紙的讀者,在2013 年11 月14 日便有一次這樣的經歷。那一天,集團印刷了一份特別版報紙,整份內容都沒有一張新聞圖片,用創意的手法來支持Paris Photo’s展覽的開幕。這次設計是嘗試向讀者展示新聞相片的重要性,向攝影行業致敬。

不諱言,我們早已對網頁和報刊上流傳的影像習以為常,甚至有人說對影像氾濫感到麻木。自從互聯網時代開始後, 「Copy and Paste」成為複製影像的最佳工具,影像自上傳至網絡開始流轉,由一個網站到另一個網站,影像來源變得難以追溯,影像本身具有匿名性,除了影像說明(caption)外,只能從照片的屬性檔案來辨別影像的起源,影像版權難以尋根究柢。

繼續閱讀 蕭文超:免費影像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