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圖輯

圖輯: 小丁 -《Sculpting in Time 雕刻時間》

圖輯: 小丁 -《Sculpting in Time 雕刻時間》

tumblr_mfc321vCIc1qj8e53o1_1280

獻給 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
Tribute to Forever Tarkovsky Club

“No ‘dead’ object – table, chair, glass – taken in a frame in isolation from everything else, can be presented as it were outside passing time, as if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an absence of time." Tarkovsky, Andrei. Sculpting in Time: Reflections on the Cinema, (tr. Kitty Hunter 1986)

 

圖輯: 賴憶南 -《現在攝影-東京地下情》

圖輯 《現在攝影-東京地下情》
LAI YAT NAM|賴憶南

擠身日本JR中央線列車,從「新宿」穿梭「水道橋」、「信濃町」,在「御茶水」站落車。從站外的"聖橋"遠眺,一道三線列車上下交錯滙聚的城市光影閃耀不散。

2004年,侯孝賢導演應松竹映畫邀請,為紀念小津安二郎而拍的首部日語電影《珈琲時光》就曾在御茶水一帶取景。透過印刻文學裡朱天文的文章得知了御茶水站的確實位置,從新宿乘中央線往東京,十分鐘就能到御茶水站。自從看過侯導描繪的東京國鐵後,我就深深戀上如蜘蛛網般的列車系統。

我本身是個超級火車及地鐡迷,候導的啟發,令我更樂沉醉於地下鐡的場景裡拍攝。每逢工作或旅行,總喜歡在不同城市的地下鐡或火車站上溜連、攝獵。幾年間,走過北京、台北、東京、大阪、曼谷、巴黎和羅馬等城市的地下鐡站與火車站,就在按下快門之間把當地人的生活神髓定格了。而獨愛的,仍是東京的山手線的逆光風景!

過往,我慣了使用專業的數碼相機拍攝東京山手線沿線各站。陶醉在多姿多彩的風光,很輕易地捕捉到沉厚而又豐富的人物表情。大概是日本人不害羞於鏡頭前吧,不像法國人處處在仇視攝影機。如你在巴黎地下鐡拍照,千萬要小心,一不留神,可能會被痛罵一頓。

2012年初,我在香港舉辦了一個"香港地下情"相展,是本地第一個iphonegraphy照片展。2012年尾,第四次到東京,旅程中轉用iPhone Hipstamatic 留影,驚覺它不像傳統相機的模式。它操作簡單,成像層次卻非常豐富。利用iPhone能使攝影者以最低調的方式接近被攝者,從最近距離觀察攝獵,走得愈近,所得到的也愈真實,情也愈真。東京乘客那種焦慮不安、疲憊煩躁、營營營役役,神秘莫測,全都不能再對鏡頭說謊了。

繼續閱讀 圖輯: 賴憶南 -《現在攝影-東京地下情》

圖輯: 張百銘 -《告士打道一號天橋》

圖輯 《告士打道一號天橋》
自由攝影師張百銘

由2010年開始張百銘每次往演藝學院上課時,經過告士打道一號天橋都會被寫在橋身的一些句子吸引。「末日程式已啟動,若不自覺自招之。」一句句充滿啟示如先知的句子。他從來不知是誰寫下的,只能在文字中感受他的世界觀。每一段時間句子會被食環塗掉,但不久他又會重新寫上,橋身在不斷寫塗間添了厚度。

繼續閱讀 圖輯: 張百銘 -《告士打道一號天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