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香港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防火防盜防記者」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防火防盜防記者」

原文刊 7月6日-明報

71遊行結束後,上千名示威者於遮打道靜坐預演「佔中」,警察如臨大敵取消休假調派人手增加當值數目,借用警校充當拘留中心,警民關係組亦預先在遊行前與各大傳媒打好關係,重申警方尊重新聞自由。然而,待活動正式上演,警員宣佈示威者違法,之後亦以影響清場工作為由,要求記者離場,雙方關係無可避免再受到考驗。

警方清場總是傾向把記者和示威者共同當作「被清」的目標,錯誤想像警媒關係互相合作處理混亂,因此一但混亂發生警察首先邀請記者配合,若記者拒絕便動輒以抬離、拘捕等手段恐嚇記者,又以為在老遠的現場設立一個「記者區」便是協助傳媒採訪,然後在現場派出一批傳媒聯繫隊伍,便算盡了力與傳媒溝通。但說到尾,其實只是覺得記者「阻頭阻勢」,影響他們工作。

繼續閱讀 viewfinder : find a view -「防火防盜防記者」

蕭文超﹕ Taking a piss 手機攝影時代

 

piss

「Taking a piss」和「taking the piss」在英文中雖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卻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意思。前者觀文知意,是指「小便」,後者卻是嘲笑和戲弄別人的意思,大意與「messing」和「teasing」近似。「Taking a piss」和「taking the piss」這兩個詞句,最近在香港構成了非常巧妙的現象。近年網絡上流傳不少內地小童在街頭排泄的相片和影片,這些包含嘲諷和動作展示的影像在港落地生根,照片中人「Taking a piss」,拍攝者則在「Taking the piss」,想起也覺怪趣。

繼續閱讀 蕭文超﹕ Taking a piss 手機攝影時代

岑允逸﹣擺脫嘩眾美學

香港攝影師岑允逸專訪
撰文:Paul Yeung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特約)
(原文刊於二月號《攝影雜誌》)
Alla01
前言:由攝影記者變身成Dead-pan自由攝影師,從攝影評論人到The Salt Yard Gallery的策展人,岑允逸可謂少數「周身刀、張張利」的獨立創作者。他對每個範疇都有貫徹的執行力和獨特清晰的見解,談話的對答也見其豐富的想像力和比喻。不過,他的作品卻冷峻和內歛得讓人退避三舍。「有時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悶死人,但其實好難。」岑允逸說。「攝影悶死人」,大概只有《密探睥死羊》(The men who stare at goats)才能與之比拼。究竟George Clooney雙眼較強,還是岑允逸的照片更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