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就今天有攝影記者於維園採訪期間遇襲發出以下聲明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就今天有攝影記者於維園採訪期間遇襲發出以下聲明: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就今天下午now新聞台的記者和攝影記者於維多利亞公園採訪「 愛護香港力量」 遊行期間遇襲予以譴責。並認為這類針對記者的暴力行為,將會徹底破壞香港尊重言論自由的基礎。

now新聞台記者仇志榮和攝影記者劉家禾,今天下午在維園採訪「愛護香港力量」遊行時, 被十多名參與遊行人士包圍及推撞。期間記者仇志榮眼鏡被扯脫,右眼角擦傷 。攝影記者劉家禾則被一名參與遊行人士,揮拳擊中後腦,攝影器材亦於混亂期間有損毀。

本會認為言論自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不同立場的聲音和觀點亦應該互相尊重。 本會認為任何意見或訴求應該透過理性方式表達,而非選擇暴力行為。此外,本會呼籲攝影記者採訪同類活動時,需要特別留意被訪者的情緒,必要時向警方求助。

圖輯: 張國耀 -《百歲》

山中也有千年樹,世上難逢百歲人。

 

曾經聽人說:當攝影成為了信仰,作品也只是藉由上帝之手來完成。拍攝這次的作品,體會到《百歲》是上帝給的禮物與考驗,縱使已經訪視了超過百位人瑞,這一切依然如此不可思議。而對於一個來自異邦的大學生,拍攝台灣的《百歲》著實是一個挑戰,當初因為畢業製作的一個簡單的發想,殊不知是一路顛頗走過,而過程中經歷的人事物也相繼不斷地觸發了新思考,對於生命及社會各種面相有了更深刻的體悟與詮釋。

 

長命百歲是一種祝福,活到百歲卻是一種孤苦。

 

時常我們祝賀長輩們壽比南山福如東海,而活到百歲真的是一種福氣否?

而也可能只有活到百歲的他們才能清楚瞭解這一切。

 

訪視過程中,觀察到百歲爺爺奶奶談笑間,其實帶有一絲絲的無奈與疲憊。

活到一百歲是人類生命的一個里程碑,是“健康”某種程度上的肯定,但他們必須在生理退化與生存力量之間的拉扯中掙扎,如此矛盾,不論在科學或哲學上都非常值得去探討 。

 

這一張張照片都是橫跨一個世紀的生命,僅以極色黑白的真實影像記錄這百位世紀容顏,無聲地傳達每位百歲身後的世紀故事。

繼續閱讀 圖輯: 張國耀 -《百歲》

圖輯: 張百銘 -《告士打道一號天橋》

圖輯 《告士打道一號天橋》
自由攝影師張百銘

由2010年開始張百銘每次往演藝學院上課時,經過告士打道一號天橋都會被寫在橋身的一些句子吸引。「末日程式已啟動,若不自覺自招之。」一句句充滿啟示如先知的句子。他從來不知是誰寫下的,只能在文字中感受他的世界觀。每一段時間句子會被食環塗掉,但不久他又會重新寫上,橋身在不斷寫塗間添了厚度。

繼續閱讀 圖輯: 張百銘 -《告士打道一號天橋》

Hong Kong Press Photographers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