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文超】 最可怕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前線。焦點》2013年新聞攝影比賽頒獎禮致詞全文

 

《前線‧焦點2013》周年新聞攝影比賽於時代廣場展出
《前線‧焦點2013》周年新聞攝影比賽於時代廣場展出

EB2

最可怕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作為關心社會的香港市民和記者,這幾年簡直是「疲於奔命」。每天報上也見到爭拗不斷的社會議題,政府政策不得民心,群眾活動此起彼落。我們不禁對一直堅信和守護的價值感到擔憂,過往的美好歲月是否已經煙消雲散。

今天市民對政府的反對聲音響徹雲霄,有人歸究這是記者「報憂不報喜」的錯,質疑傳媒「有破壞無建設」,不協助政府疏導民意。然而,今天社會隨時可以「不平則鳴」、可以批評政府施政,並非必然。

香港新聞自由指數連年下跌,傳媒日漸被商人和權貴「統戰」,不少傳媒的編採方針都受市民質疑,自我審查的質疑不絕於耳。過往新聞審查多發生在文字稿件,最直接的干預,是在某些敏感新聞以特別方式處理。但今年年初,這種審查和干預卻悄然來到新聞攝影之上。

有前線新聞攝影記者表示,公司指名要「小心處理」涉及某幾位巨富和政治人物的新聞照片,除了減少報導涉及某富商和前高官貪腐醜聞一案,亦開宗名義下令必須有圖片見報時,也只能使用高官的照片,避開某富商的影像。這些指示簡直令人心寒,難免猜測該機構赤裸地為廣告商服務,犧牲新聞中立。

自我審查最可怕的是,當讀者自己看到的已是「真相」,卻不知道一切只是偽像。

看不到涉案富商的照片,可能無關痛癢,但難保有一天,弱勢社群的困境無人知道,六四晚會萬人薪火相傳的影像亦「被消失」,七一遊行的人士聲嘶力竭的素求亦無人再聽見。改為「報喜不報憂」的傳媒,每天亦改為報導虛假的歌舞昇平,掩飾現實的崩壞。

傳媒「有破壞無建設」很可怕嗎?還是幾十萬人的集會被傳媒滅聲、當不公義的事情被消失,才更加令人懼怕?

攝影記者攝會的新聞攝影展覽,是前線攝影記者在過去一年用心為社會留下來的新聞紀錄。透過這些圖片,市民大眾可以看到城市的荒謬,見到對堅持理想的抗爭,感受到對公義的執著,見證到災難對人性的考驗。大家都應該慶幸這些新聞相片沒有被消失。

感謝我們的攝影記者,毋懼壓力,繼續付出血汗,去為大家留下紀錄。也感謝贊助機構Nikon,場地贊助時代廣場,讓這些優秀作品,可以公開在這裡展出。在這個以時代命名的廣場,我們很榮幸為各位留下香港的時代見證。

這展覽也沒有巨型卡通公仔予人拍照、也沒有新奇和有趣的綽頭。這裡有的,是香港一頁頁的歷史,沉重得讓人無法直視,嚴肅得幾乎「趕客」,可是又容易被摧毀,被滅聲,我們很珍惜每年在這裡展覽的機會,每一年的展覽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希望社會各界繼續支持攝影記者的工作,你們的支持和鼓勵,是推動我們繼續前進的動力。

最後,我引用香港作家韓麗珠的一句話作結。「長久下來的威嚇,所有本來堅強的背都會微駝,而習慣蜷縮的身子也會愈變愈矮小。每個人都要為了忠誠地成為自己這一件事付出難以估計的代價,而成為自己就是其中一項,無論走到那裡,也試圖把身子垂正站立,而非為了配合牢房而長期扭曲」。

 

 

發表迴響